<<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 >>
--/--/--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08/05/2010
tag:uchuu

2010061500411631f.jpg


這個世界上有很多的事,是從現在開始不做不行、非做不可的。


20100615004116582.jpg


比起追逐夢想,我覺得為了保護誰而活著更加重要。


20100615004115193.jpg


不過能夠找出努力去保護的人,肯定要比找出夢想吃力許多。
因為隨便翻一下小學的作業本,成為宇航員不就是一個了嗎?


20100613001816d17.jpg


在這個幾十億光年的無限宇宙,到底什麽是每個有限生命的人類值得去努力的事?
到底人生是什麽?
連這些都思考不清楚,成為宇航員、只是看著星體發光也毫無意義。


201006130018166e4.jpg


啊先把夢想放一邊吧。
說不定外星人只是寫著地球人看不懂的notation,在某個星球上,繞著銀河跑道,
也同樣因為談論著戀愛或者未來之類的事而煩惱?


20100613001816fd1.jpg


我們沒辦法追著那麼害的銀河跑,不過要和自己的人生賽跑,就算能力差距不能獲勝,
至少一開始也要保持很帥氣的前傾動作,裝出一副不能輸的樣子啦。
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08/05/2010
tag:uchuu

20100617011643963.jpg


剛下過的雨和太陽的味道重疊起來


20100617011643.jpg


要去哪裡逛好呢?


20100617011643887.jpg

20100617011642.jpg


夏天走幾步就大汗淋漓了


20100617011802202.jpg


如果向上看著天空的話


201006170118025ad.jpg

20100617011642428.jpg


雲也熱得像冰激凌一樣要融化下來


20100617011802f16.jpg


啊、人生就像這頭頂的世界一樣吧


06/24/2010
tag:uchuu


時間是早上7時03分。
通宵做完東西后去洗了把臉回來,繞著房間走了一圈,發現確實沒什么能帶走又特別重要想要帶走的東西。

不知不覺我們一起在這裡有四年的時間了,兩個人住雖然還是有些空曠,但其實也沒有那麼誇張,房子無論哪個角落都能捂著眼睛走到,不過是多走幾步就能碰到的距離。
而且現在我們都不是中學二年級的年齡了。

今後各自就又都是一個人,這間房子就交給你照顧了。一起住了這麼久,你知道我是當面什麽話都說不出的neet星人,
雖然不想這麼承認,但總之我年齡比你大,肯定要啰嗦上「今後要照顧自己,要記得多吃飯,要好好加油」這么幾句話————

不過從出生到現在,你一直以來都跑得比我快,跌倒也能比我迅速站起來,擊球的命中率比我高不知道多少倍,性格也不像我這麼懦弱,無論做什麽都比我害,
所以沒有我拖你的後腿肯定也是沒有問題的!

今後要照顧好自己,要記得多吃飯。


04/11/2010
tag:uchuu


以前鄉下的學校附近有一大片竹林,繞到背面去,剛好有一個容納大人身高的洞口可以進入,正常來說,絕對是小孩子探險的最佳場所。
但竹林里有流傳甚久的鬼怪出現,兩三人這點人數大家還是不敢輕舉妄動,最多只是走進幾步,探一探裏面的空氣。

雖然不敢進去,不過這個洞口所在的位置,在這之後卻成為我們秘密聚會的場所。

現在回想起來可能很奇怪,既然害怕竹林內的妖怪,那麼應該不敢靠近才對。
但對於當時的我們來說,仿佛這個洞口就像一個結界一樣的東西,一踏進去可能會有非常非常了不起的事情發生,不過只要不踏進去,就絕對世界和平。

那時我們這群夥伴里,有一人即將要跟著家人調職搬到外地。所以大家在經過長長的討論后,一致做出決定,決定最後一起壯膽進入這片竹林。
因為說不定看到什麽不得了的東西后,肯定能留下像這了不起的東西那樣,非常了不起的印象。

實行計畫的前幾天我發燒躺在家中,頭腦朦朧中,我夢到自己去了那片竹林,即將要搬到外地的那個夥伴撐著一把大大的彩虹傘站在我們前面,拼命地朝我們揮手。

當時夢裡的我,肯定不像幾天后的現實那樣,見到的只是一堆破銅爛鐵而已。
肯定是能改變世界的、充滿力量的、閃閃發光、非常了不起的東西。


03/04/2010
tag:uchuu


我住的附近,是個有很多斜坡的地方,無論過去多少年,這裡也還是這樣,不會有多大改變。

中學三年級時,一位遠房親戚考上了附近的大學,在我家寄住了一個多月的春假。
那時我正在全力應付考試,根本無暇考慮其他事,所以雖然住了一個多月,但其實我對她的瞭解,除了日常招呼外,并不是很多。

有一次半夜我在房間彈吉他,她聽到聲音過來敲我房門,「原來你也會彈吉他啊?」
「算是會一點點。」
「彈得還不錯嘛?」手裡高舉著啤酒罐,「怎麼樣,要不要一起來喝一杯。」
「明天還要上課……吉他,你要的話借給你。」

從那以後,彼此的話并沒有像小說裏面憑藉著這個契機就多了起來,也還是老樣子。

收到可以入住學生寮的信是十天后的事了,臨走前的那一天晚上,她從房間里掏出一瓶紅酒出來,「住了這麼久還沒說過幾句話,當做送別,就不要說未成年啊什麽的了,一起來喝了它。」一隻手拍著我的肩膀。

那天晚上那瓶酒到底喝了沒有我現在也記不清楚,只記得好像一起躺在客廳的陽臺邊,聽她說了整夜的話。昏昏沉沉中,我看見早晨的陽光從斜坡上面升起來。

新的一天又開始了。





admin
Copyright © 柑島の時間 All rights reserved.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